首页 关于壹秋堂 夏布文化 壹秋商城 印象壹秋 服务中心 加盟合作 中国文化
中文版 English 日本語
商品搜索 搜索
夏布之乡织布谣
 
——作者张在福,原载重庆荣昌县志办、荣昌县党史研究室,《荣昌史志》1988年第9期,2005年4月修改定稿。) 
 
荣昌、隆昌两县素有“荣隆两昌出麻布”的说法。
荣昌夏布编织业始于唐代,兴于清朝,传统手工业经过漫长曲折的道路,而今踏上了平坦大道。年尾偷闲,笔者前往久负盛名的“夏布之乡”石田乡转了几圈,采到一些“风”(歌谣、顺口溜)草草整理献于读者。
幺妹要勤快,勤快要绩麻,
三天麻篮满,四天满了弦。
手拿麻筒挽,挽起拿来牵,
牵起就好刷,刷起就好编,
编起就好缝,缝起就好穿。
 
以此看出,麻布在旧社会主要用于做衣裳,织布亦不易。
另一首民谣说出了难之所在:
铁匠难打钓鱼钩,
木匠难修吊角楼;
瓦匠难烧透明瓦,
麻布好编难排头。 
解放前,织布人穷,地位低下,许多男子被女人冷落,原是《莫放歌》,遮挡了鹊桥:
有女莫放梳梳匠,
熬更守夜命不长。
倘若他把性命丧,
丢下女儿守空房。
 
红日照亮神州,众多“梳梳匠”分得田地、房屋,能自营手工业了。《莫放歌》也换了腔: 
有女要放梳梳匠,
夫妻半夜好商量;
今晚把布来编下,
卖了就买棒棒糖。
 
可是,甜蜜的日子未过几载,一个夏布社强制能工巧匠去吃食堂饭,大家怨声载道: 

大跃进,放卫星,
头发晕,脚抽筋;
梳梳匠,打堆堆,
梭儿停,手下垂。
一天三顿肚皮瘪,
不好受啊心流泪;
编迄五更睡瞌睡,
不领工钱往家奔。
跃进年代不好躲,动乱岁月更难过。“左”的套套套住织布人的双手不能动弹,他们怨恨死了:
大批促大干,干了喝稀饭。
一年干到头,没得盐巴钱。
心想把布编,说你路走偏,
要填卧龙缸,悄悄眯眯编。
 
在荒唐年月,见机头就提走,见麻线便没收,大家嘲讽道:
听到响声就追来,
原是人家洗锅铲;
看到麻布就开抓,
见着铁丝说是麻。 
 
农民要挣油盐钱,被市管人员“逼上梁山”。群众自发将夏布市场转移到荒芜的汪家山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汪家山天天逢场,各地商贩在此购买夏布,销往全国,当地群众形容说: 
过去秃坡和尚头,
屙屎蛆儿生不出。
如今兴起布市场,
财源滚滚遍布流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中央的几个一号文件为编织业升了温,为织布人打开了富裕门,他们心里乐开了花:
红头文件年年发,
放开手脚玩苎麻,
根根麻线是富根,
双手编出幸福花。
 
时代在发展,夏布的价值越来越高,“梳梳匠”们把夏布的用途总结为:
解放以前做衣裳,
解放初期当嫁妆;
六十年代制蚊帐,
八十年代作装璜。
 
1987年9月,石田夏布在重庆市产品展销会上受到香港、日本客商青睐,他们又编了顺口溜: 
石田夏布真提劲,
当作特产进山城;
卖到香港和日本,
开放是那引路人。
 
时间是镜子,民谣是心曲,诸位从中看到或听到什么呢?是苦涩、甘甜?是得失、功过?还是今日“梳梳匠”崭新的精神风貌? 
壹秋堂:2009年10月28日
壹秋堂 > 民间故事
关于壹秋堂
壹秋简介 新闻中心
夏布文化
夏布历史 制作原料
传统工艺 民间故事
壹秋商城
夏布艺术品 夏布家饰品
夏布工艺品 书画与摄影
服饰类
印象壹秋
艺术家推介 壹秋吸引力
培训与交流
服务中心
加盟合作
中国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