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关于壹秋堂 夏布文化 壹秋商城 印象壹秋 服务中心 加盟合作 中国文化
中文版 English 日本語
商品搜索 搜索

 

刘德美是农村人,出生在一个世代为农的穷苦家庭里。妈妈生下她,家里人重男轻女,接着才又盼来个儿子。儿子刚出生不久,爸爸去世了。这给他们本来弱不禁风的家庭又带来更大的重压。为了养活弟弟,妈妈要夜以继日地下苦力,奶水不足,弟弟有些营养不良。刘德美便偷偷跑到地里,逮住别人的小羊仔挤羊奶,被羊踢,甚至还遭到羊主人的拳脚相向。青一块紫一块,刘德美只能偷偷躲到角落哭。

后来,妈妈改嫁了。刘德美和弟弟跟着“嫁”了过去。但仍然没终结苦难的命运。妈妈和继父又生了一儿一女。刘德美瘦弱的身躯担任起了照顾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的重任。刘德美上到学前班就再没上过学,没日没夜地打猪草、找柴火、挑水、做饭、洗衣......干不尽的农活。有一次,挑水的时候不小心滑倒在邻居家的菜地里,压坏了几棵小白菜,被邻居狠狠地打了一顿。这样的遭遇还有很多。

日子就这样浑浑噩噩地熬过了十多年,刘德美长大了。但在她的概念里,就是干活,庄稼地和她成为了最好的朋友。她不懂什么是爱,什么是嫁人,但她还是像平常的农村女孩一样,早早地嫁了,那年,她十九岁。

仿佛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,嫁人后的她来到一个有温度的家庭。从此有人带她上街买日用品,给在庄稼地的她送吃的,和她一起烧火做饭,甚至教他织夏布,是她从来没接触过的事物。就像黑暗了很久的老巷子突然照进一丝光明,是真真正正可以触摸到的,这光足以照亮整条小巷。

带给她温暖的男人,名叫李应洪,荣昌盘龙人,出生于夏布世家。这个村庄,家家户户织夏布,夏布技艺世代相传。李应洪带着刘德美从零学起,教她绩麻线,挽麻团,刘德美学得也快,总是做得又快又好。李应洪便把织布机特意搬到更宽敞的房间,一边看着刘德美绩麻线,一边自己坐上织布机织布。虽然没有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”来得浪漫,但也多了一分郎情妾意的甜蜜自然。 

这个家庭总是其乐融融,欢声笑语,而后,刘德美生下一儿一女,让原本和谐的家庭更加幸福美满。刘德美渐渐明白了爱和幸福的真正含义,她已经渐渐忘记了二十岁前所受的苦难,她也感激曾经,让她苦尽甘来。

日子恍如流水,很快,刘德美的儿女们长大成家,外出务业。老家只留下两个老人相依为命,日子过得倒也清静。每日,两人相伴,也和夏布相伴。夏布仿佛是一条无形的纽带,牢牢地将两人的心相织,意相通。伴着夏布,话天长地久,感世事变迁。

世事无常,上天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一场意外大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漆黑的夜空,炫黄得瘆人的火苗直击云空,狂妄地想要吞噬所有房屋。屋顶的青瓦片和着迅速烧焦的顶梁柱轰然滑落,木料燃烧的碎裂声割得人心生疼。邻居们用抽水机把池塘里的水抽来灭火,但大火仍然烧了整整一个晚上。为了救火,李应洪被烧化了掉落下来的塑料薄膜浇满全身,全身大大小小的水泡,急火攻心,伴着一直就有的高血压,猝发了心肌梗塞,医治不及时,最终瘫痪。

房屋的损毁加上丈夫的倒下,刘德美蒙了,陷入无尽的绝望,仿佛折翼的小鸟坠落深渊。但日子始终要过,坚强的刘德美含泪看着轮椅上的丈夫,坐上织布机,咯吱咯吱,对于织布有些手生的刘德美来说,延续丈夫的织布情节比什么都重要。

时间就这么流着,她不管不顾,也把织布这门技艺掌握得越来越熟练。日织夜绩,靠着织布这门老手艺,二人的生活过得倒也平淡踏实。但老天不总是眷顾善良的人儿,在一个安静的夜里,李应洪安静地去了。

刘德美没有大哭,静静地陪着自己的丈夫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。她把所有的泪水化作对丈夫最后的祈祷,祈祷丈夫在天堂安好,下世无病无灾。丈夫走后,一切依旧那么平静。唯一不变的是,刘德美仍然坐在那间昏暗的小屋里织布。夕阳的余晖透过生锈的铁杆窗户洒落在刘德美长满皱纹的脸上,仿佛一切都已静止。 

多年以后,村子上空仍然萦绕着静默坚守的织布声,像是在向天空诉说着些什么。

 

 

壹秋堂:2016年7月8日
壹秋堂 > 民间故事
关于壹秋堂
壹秋简介 新闻中心
夏布文化
夏布历史 制作原料
传统工艺 民间故事
壹秋商城
夏布艺术品 夏布家饰品
夏布工艺品 书画与摄影
服饰类
印象壹秋
艺术家推介 壹秋吸引力
培训与交流
服务中心
加盟合作
中国文化